香港赛马会第56期图

中國5G商用,為何漸入歧途?

鈦媒體 2019-04-29 11:14

編者按:本文來源鈦媒體,作者老解1972 創業邦經授權轉載。

“5G競賽是一場美國必須要贏的比賽”。

美國總統特朗普4月12日在白宮發表了有關美國5G部署戰略的講話,不僅為 5G在全球范圍內如火如荼的競爭又添了一把柴,還在中國通信業的輿論場里又掀起了一陣波瀾。

中國在5G競爭上是不是掉隊了?中國5G按原計劃2020年才商用是不是就追不上美國了?此前被韓國和美國運營商在4月初搶跑全球5G商用首發所激發的焦慮再度卷土重來。

中國5G產業定位及商用進程規劃

對于中國5G產業的發展,政府層面的定位其實一直非常明確。在國家“十三五”規劃綱要中明確提出制造強國戰略和網絡強國戰略,從推動信息技術與制造技術和經濟社會發展深度融合的角度出發,“加快信息網絡新技術開發應用,積極推進第五代移動通信(5G)和超寬帶關鍵技術研究,啟動5G商用”。

因此,5G在中國所承擔的使命是作為構筑萬物互聯的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賦能產業升級和經濟轉型,通過推進信息網絡技術廣泛運用,為垂直行業奠定通信基礎,促進車聯網、工業互聯網等產業的升級換代,推動中國相關產業的發展和成熟。簡而言之,按照中國移動總裁李躍所提煉的,4G改變了生活,5G就是來改變社會的。

從改變社會的角度來看,5G的三大業務場景中eMBB(增強移動寬帶)只是現有4G在速率上的升級,面向的還是現有用戶體驗的提升,而mMTC(海量機器類通信)和uRLLC(高可靠低時延通信)才是5G技術與垂直行業應用相結合,將連接從人擴展到萬物互聯,賦能產業升級為社會和經濟發展創造新價值的著力點和落腳點。

因此,基于3GPP技術標準的路標和5G產業定位,我國的三大通信運營商較為一致地將5G商用時間表放在2020年。應該說這是一個相對冷靜而理性且穩妥的時間表,雖然首個真正完整意義的國際5G標準(R15)在2018年6月實現凍結,但完全支持mMTC和uRLLC場景的R16標準按計劃要到2020年3月才能完成 。

基于R15標準,產業鏈上的芯片廠商在2018年底推出了首款5G芯片,但僅能面向“早期應用”做外場測試和驗證,所以雖然韓國和美國運營商非常激進地在今年4月份宣布5G商用,但僅能支持eMBB應用,并且還處于終端都各只有一款且性能尚不穩定的尷尬階段。

對于中國運營商而言,雖然當年我國的4G商用時間比美國和韓國晚了2年多,但三大運營商充分利用成熟產業鏈的后發優勢,很快就在建網規模和商用成果上超越美韓,建成了全球最大的4G網絡并成為全球最大的4G用戶市場。因此,面對當前的5G全球競爭,我國的通信行業還是要有信心和定力,基于既定的5G產業定位踏踏實實地做好相應網絡測試和應用驗證等準備工作,按照既定規劃推進5G商用進程,而不需在商用首發時間上與人較長短。

5G競賽衡量成敗的標準,關鍵在于推動行業應用創新所實現的社會經濟價值。我國通信行業所談及的“3G追趕,4G同行,5G引領”的目標也指的是在通信技術產業化所創造的商業價值和社會價值上實現引領,因此5G的全球競爭將是時間周期長、產業范圍廣的深度競爭,而不是一蹴而就在一時一地就能見輸贏的比賽,我國5G產業鏈上各個環節對此應當有清晰地認知并要有長期作戰的心理準備。

特別是處于5G產業鏈前端主導位置的通信運營商,承擔著以網絡先行帶動產業發展的歷史重任,在5G建網之初就應當按照以始為終的原則選定技術路徑,堅定5G賦能垂直行業應用的方向,踏踏實實地推進我國5G商用進程,避免犯貪功求快的錯誤。

運營商建網策略搖擺影響我國5G商用進程

推進5G商用進程首先要解決5G網絡部署選擇NSA(非獨立組網)還是SA(獨立組網)的技術路徑問題。針對5G網絡的建設和部署架構,3GPP定義了非獨立組網(NSA)和獨立組網(SA)兩種標準選項。這兩種5G標準的優劣比較,通信業界有過充分的討論和清晰的結論,概括起來如下表所述:

通信業的資深專家李進良教授總結的觀點是:NSA并不是真正的5G,SA才是“真5G”。NSA優勢主要在于產業進展略快,而劣勢在于不支持uRLLC、mMTC場景,而這也正是NSA模式的最大缺陷。

因此,中國的5G商用要實現賦能垂直行業應用,助力產業升級和經濟轉型的使命,成為社會數字經濟和各行各業轉型升級發展的新引擎,唯有支持uRLLC和mMTC等5G應用場景的SA架構才可以承擔。

最初,選擇SA標準部署5G網絡曾是中國通信業界,特別是通信運營商的普遍共識。在5G SA標準的制定過程中,中國移動做出了非常大的貢獻,不僅主導了5G第一個版本網絡總體架構標準的制定,還連續在2018年2月份和6月份聯合華為、愛立信、諾基亞和英特爾等全球合作伙伴先后發起了“5G SA突破行動”和“5G SA啟航行動”,來推動SA標準的實現。

與此同時,中國電信也在2018年6月份發布《中國電信 5G 技術白皮書 》,正式宣布“考慮到網絡演進、現網改造、業務能力和終端性能等因素,優先選擇獨立組網SA方案”。

中國移動研究院院長黃宇紅在2018年6月份3GPP正式批準SA標準后接受采訪時還透露,在標準的制定討論期間中,不少外國的運營商選擇了非獨立組網(NSA)的架構,但中國移動堅持獨立組網(SA)版本,就是因為“我們認為NSA不是一個完整的核心網,用的是4G的核心網做改造。5G要想帶來全新的功能,不僅僅是空口速率的提升等,還有帶來更多的很重要的能力,像切片、邊緣計算都需要SA來實現,所以我們在SA方面投入非常大,我們也在積極推動產業,及時把SA標準做完。”

話猶在耳,這一業界共識卻在今年2月份突然被打破。在巴塞羅那舉辦的GTI 2019國際產業峰會上,中國移動副總裁李正茂出人意料地宣布中國移動要在2019年啟動NSA“規模部署”。雖然李正茂在表述中也強調中國移動會“同時加速推進SA端到端產業成熟”,但作為5G SA系統架構重要貢獻者的中國移動突然變向,舍SA而取NSA做5G“規模部署”的決定仍然在業界引起了震動。

雖然中國移動給出的官方理由是SA發展面臨著產業鏈不成熟等諸多方面的挑戰,但SA標準凍結時間比NSA晚,支持SA的芯片和終端面市要比NSA晚并不是什么新鮮事。

而且在韓國和美國等運營商已經率先在NSA上搶到試商用和商用先發宣傳的背景下,中國通信業界普遍希望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能夠作為先進運營商的代表全力推動SA產業鏈以盡快實現SA網絡在中國市場全球首發并大規模部署,從而彰顯中國通信行業的5G產業影響力。但中國移動卻在國際展會場合上突然轉向在2019年啟動NSA的“規模部署”,確實出人意料并有負業界重望!

而且隨著中國移動的轉向,迫于市場宣傳上“你有我也要有”的5G競爭的壓力,中國電信也被迫跟隨,在3月份的財報發布會上宣布將5G策略由原來的“優先選擇獨立組網SA方案”調整為“同步推進NSA和SA發展”擴大試驗規模。再加上中國聯通受限于資金和技術實力早早選擇了初期投入較低的NSA,中國三大運營商竟然齊刷刷地轉向了NSA,在全球范圍的5G競爭上由SA爭先策略變成了NSA跟隨,步了韓國和美國的后塵。

巨頭公司規模部署NSA

中國移動突然轉向規模部署NSA的背后原因雖不為外界所知,但需要注意的是,在中國移動突然決定在2019年規模部署NSA之前,在中國的通信業界,先于中國移動更早做出5G策略調整的是在通信設備領域占據絕對主流地位的華為。

在中國4G市場一騎絕塵的華為,對5G全球市場有著更大的“野心”,很早就開始投入重金到5G研發上,并希望借助通信網絡升級換代到5G的有利機會將其在本土市場的份額優勢擴大到全球范圍。因此,在3GPP確立5G標準后的很短時間內,華為就領先其他對手于2018年9月推出基于NSA非獨立組網的全套5G商用網絡解決方案來支持海外運營商盡快建設5G 網絡。

在國內,華為則緊跟工信部部署和三大運營商的SA步伐,在SA標準凍結后三個月內迅速完成新產品開發、端到端環境部署和功能測試,率先完成業界首個針對SA進行的5G無線側系統功能驗證,并于2019年3月推出基于獨立組網(SA)的5G商用系統。

按照華為公司5G產品線總裁楊超斌的說法,華為憑借其強大的研發實力和成熟的商用產品和解決方案,可以針對NSA和SA產業節奏不同,根據運營商的實際建網策略,靈活選擇組網架構。

因此,華為最初的5G策略就是,在選擇NSA架構率先啟動5G網絡建設的海外市場,憑借NSA產品的先發優勢占領更大的市場份額以尋求5G投資的盡快變現;在選擇SA架構的國內市場,則利用SA可以打破原有4G供應商格局的機會進一步擴大國內市場占有率,在5G上取得對主要競爭對手中興的絕對份額優勢。

但是隨著國際形勢變化,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開始以國家安全為借口禁止華為進入本國5G市場,特別是在澳大利亞、新西蘭和日本等美國盟友紛紛響應之后,華為在海外5G市場的攻勢受阻,包括其在4G市場上占有較大份額的歐洲市場也在美國施壓之下開始對華為進行一輪又一輪的安全審查,這直接延緩了對華為5G甚至4G設備的采購進度,導致華為原計劃在NSA先發的海外5G市場尋求投資盡快變現的策略遭受打擊,直接的后果就是華為的運營商業務在2018年的銷售收入首次出現了-1.3%的負增長。

同時,受此影響華為在2018年的存貨同比上升了31%,達到了945億人民幣,具體來看其產成品的庫存竟然同比增加了55%,很明顯地出現了產品滯銷。

更為嚴重的是,受到存貨增加和5G 研發持續加大投入的影響,華為在2018年實現的經營活動現金流同比下降了22.5%,減少217億人民幣。

因此,對于華為的運營商業務而言,為了擺脫海外市場銷售放緩對公司造成的不利經營影響,返回身來驅動國內市場加快5G建網進度就成為必然的選擇。但在國內運營商既選的SA架構下,由于標準出臺較晚,產品方案還處于測試驗證階段,且相關產業鏈還在爬坡過程之中,真正實現規模部署和商用至少需要等到2020年。

然而對于急需消減庫存、改善現金流和加快5G投資變現的華為而言,哪怕半年時間的等待都顯得過于漫長。所以,憑借主流無線供應商的影響力和5G方案領先的技術壟斷優勢,驅動國內運營商盡快實現5G NSA規模部署,也順理成章地成為華為運營商業務擺脫困境的唯一出路。

能夠全力配合華為運營商業務達成目標的還有其親兄弟消費者業務。這也是推進中國5G商用進程需要解決的第二個問題:支持SA組網的5G終端能否盡快供應的問題。

在今年2月份的MWC2019通信展上,華為推出了自研的5G芯片Balong 5000,這是全球最早支持SA和NSA組網方式的多模終端芯片,基于Balong 5000芯片,華為同步推出了全球首款可以同時支持SA和NSA組網的折疊屏手機MATE X。

由于高通要等到2019年3季度才能提供支持SA組網的多模芯片驍龍X55,中興、小米、vivo、Oppo等國產手機廠商在現階段只能基于高通的單模芯片驍龍X50推出僅支持NSA的手機,所以有能力提供支持SA組網的5G手機廠商目前只有華為一家。

雖然業界有很多聲音呼吁華為能對外開放其芯片,包括通信業的資深專家李進良教授也撰文苦口婆心地勸導華為要“從全國一盤棋考慮,希望華為向國內有條件的終端廠商供應支持SA的5G手機芯片,這樣一批高端5G手機才有可能上市派上用場”,但對于迫切需要國內市場盡快規模部署NSA來解困運營商業務的華為而言,這分明是與虎謀皮。

由此,在SA芯片上暫時取得技術壟斷地位的華為已基本上把SA商用的時間節奏把控在自己手里。一方面,在高通X55芯片供貨之前,三大運營商即便要做SA網絡測試,也只能找到華為才有手機可用;另一方面,華為的副董事長胡厚崑在公開場合強調華為“沒有意愿和計劃現階段把芯片變成一個獨立業務”,言下之意華為的SA芯片還是會堅持自產自用。

卡住了SA芯片和終端源頭供應的華為,出于自身利益出發在國內市場急推NSA規模部署的策略,還同時得到了天時地利和人和等多方因素的有力配合。因為美國政府的公開打壓,華為在國內受到各階層的一致支持,占盡本土市場的地利;同時通信業內用5G向國慶70周年獻禮的呼聲日益響亮,這也為華為提供了天時;再加上各地地方政府紛紛把5G創新視為地方名片,作為5G龍頭企業的華為提倡加快5G網絡建設,與急于搶占5G紅利要求本地大干快上5G的地方政府不謀而合,在人和上受到廣泛支持。

因此,雖然外人無從了解華為具體的運作過程,但最終的結果是華為的5G策略調整在國內市場大獲成功,中國移動的5G規劃率先轉向了首先規模部署NSA,并且還要在2019年上半年完成搶跑。

NSA規模部署將拖慢中國5G商用規劃

以中國移動在業界的影響力,全球最大運營商2019年搶跑NSA規模部署,意味著國內5G產業鏈的風向標要盡快轉向NSA,因為海外5G產業鏈已然在NSA上形成了先發儲備,被動可想而知。同時,本來受到國內運營商驅動被要求盡快拿出SA芯片的高通也可以長出一口氣,靠著NSA芯片X50量產可以在中國市場盡快變現的紅利,暫時放松一下了。

但同時被放松了的,可能還有中國5G要盡快在SA網絡建設和業務商用上拔得頭籌的雄心,并拖慢中國5G以 SA驅動垂直行業應用市場,拉動車聯網和工業互聯網等產業盡快升級換代的商用規劃。

基于中國移動宣布轉向NSA規模部署的既定事實,通信業資深專家李進良教授在其發表的《韓國挑戰5G商用第一的啟示》一文中給出了中國5G網絡部署路徑選擇的妥協性建議:“為響應國家5G發展戰略,盡早實現5G商用向國慶七十周年獻禮,應選擇NSA標準局部小規模先行建設;為實現真正的5G,催生巨大的商業藍海,SA標準又刻不容緩;權衡利弊得失,建議我國應明確獨立組網作為目標,2019年啟動在局部地區小規模NSA部署,同時加速推進SA端到端產業成熟,實現SA為基礎的目標網”。

然而,在華為5G浩大的宣傳攻勢和客戶驅動能力的影響下,李教授建議僅“局部地區小規模NSA部署”的錚錚諫言又顯得那么微弱和無力。

今年兩會期間,上海移動總經理陳力建言推進5G在上海先試先用,表示上海移動9月底在全市范圍內完成不少于5000個5G基站建設,按照《上海市推進新一代信息基礎設施建設助力提升城市能級和核心競爭力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提出的到2020年底上海規模部署1萬個5G基站的目標,今年9月底前建成的5G基站數量已完成過半目標,但受制于SA的時間表,這5000基站只能采用NSA架構,一旦建成還何談“實現SA為基礎的目標網”?

對于運營商而言,從NSA過渡并最終演進到SA目標網絡,意味著要對原有網絡進行至少3次復雜的改造升級直至NSA終端完全退網才可實現,而每一次改造升級都意味著新一輪的成本投入和更復雜的網絡風險;而且隨著SA產業鏈的日漸成熟,為盡快實現5G網絡對uRLLC和mMTC等產業應用的支持,理論上NSA過渡期應當被壓縮得越短越好,但這也意味著運營商前期投入的NSA建設成本將很快成為投資浪費。

因此,從保護投資的角度出發,前期NSA部署的規模越大,后期運營商推動SA演進的積極性就會越低。由于NSA制式的5G終端不能在SA架構的5G網絡上使用,NSA規模試商用后發展的5G手機用戶越多,NSA架構在網時間就會被拖得越長,運營商需要運營和維護的5G網絡就越復雜,后期投入也會越高。在運營商固定資本支出的有限范圍內,每多投一塊錢到NSA上,就意味著在SA上的投入就要少一塊錢。

“我開花后百花殺”的華為5G

但對于華為而言,這是另一個故事。國內運營商在2019年加快NSA的規模部署,不僅有益于華為消減其海外庫存加快5G變現的短期利益,而且運營商在網絡改造、演進和維護上的多級投入對于華為的業務增長而言也將形成中長期保障。

除此之外,國內運營商加快NSA的規模部署,也有利于華為在5G市場份額上實現更大的追求。

首先是消除了市場新進入者的威脅。由于5G NSA建網需要錨定原有4G無線網絡,則維持原有4G供應商格局成為必然,作為在國內4G市場上占有最大市場份額的華為當然受益,然而對于在國資委主導下剛剛完成央企合并的中國信科來說卻是致命一擊。

中國信科合并的初衷就是借助烽火的產業能力和大唐的研發實力謀求在5G市場上扭轉當年4G顆粒無收的窘迫境地,政策導向和業界共識推動下的SA架構要求獨立于4G新建一張5G網絡,這本來可以為所有的市場參與者提供一個平等參與競爭的機會。但在華為驅動下三大運營商齊刷刷轉向NSA的規模部署,意味著中國信科剛踏上5G競爭的舞臺還沒來得及完成亮相的動作,腳下的舞臺就已經坍塌了。中國信科如此,就更不用說一直蠢蠢欲動希望借助5G進入中國通信設備市場的三星電子了,其希望的萌芽被華為的NSA策略直接扼殺在萌芽之中。

其次是擴大對現有市場競爭對手的優勢。華為在國內4G市場的最大競爭對手中興通訊,因遭受美國商務部制裁在2018年歷經業務停擺和高層大換血的磨難,目前的工作重心還在對內自身磨合和對外恢復客戶信心的階段,SA產業鏈的不成熟原本為其蓄養5G實力提供了寶貴的時間窗口,但華為驅動運營商在2019年加快NSA規模部署則打了中興通訊一個措手不及,在客戶應對上已然吃虧。

對于在中國市場上的兩家外國廠商而言,由于韓國和美國這兩大市場已經搶跑5G NSA商用并開始發展用戶,在這兩大市場占據主導供應商地位的愛立信和諾基亞面臨著巨大的客戶合同壓力來加快5G網絡的供貨和建設,因此全球供應體系的重心必然會有所傾斜。

所以在成功驅動三大運營商在國內加快NSA規模部署后,華為為海外市場準備的5G NSA存貨一舉在國內成為了供應充足的優勢,勢必將在5G先發的重點城市和重點區域上搶到先機,幫助其在國內5G市場競爭中取得一枝獨秀的優勢地位。估計這也是華為副董事長胡厚崑在2019全球分析師大會上信心滿滿地聲稱華為運營商業務有望在2019年獲得兩位數增長的原因所在吧。

華為在當前國內5G市場上一枝獨秀優勢地位的取得,憑借主流無線供應商的影響力、5G產品和芯片的技術壟斷地位驅動運營商改變其既定5G架構選向而來,造成的后果則可能是作為真5G的SA在中國市場商用的延緩和垂直行業與5G新興業務創新發展的遲到。這種以一企私利綁架了中國整個5G商用進程的“一枝獨秀”,不僅帶不來5G產業萬紫千紅的春天,反而卻吹來了華為5G獨霸天下的“我花開后百花殺”的蕭瑟寒意。

工信部應當對運營商的5G建網給出嚴格指導意見

在3GPP的5G標準中,SA是采用嶄新設計思路的全新架構,在引入全新網元與接口的同時,還將大規模采用網絡虛擬化、軟件定義網絡等新技術,再與全新的5G NR空口技術結合,其協議開發、網絡規劃部署及互通互操作所面臨的技術挑戰將超越3G和4G系統,達到歷史新高。

但唯有克服這樣的技術挑戰,SA架構的5G網絡才能夠提供更為多樣化的、目前4G網絡無法支持的mMTC和uRLLC等全新業務場景,以實現5G通信技術與垂直行業深度融合,促進車聯網、工業互聯網等產業的升級換代,推動中國相關產業的發展和成熟的產業價值。

正如前文所說到的, 5G的全球競爭將是時間周期長、產業范圍廣的深度競爭,而不是一蹴而就在一時一地就能見輸贏的比賽。面對SA架構技術難度和產業鏈不成熟的挑戰,承擔著以網絡先行帶動產業發展歷史重任的中國通信運營商更應該發揮引領作用,不計一時得失,不為外界因素干擾,保持5G賦能垂直行業應有的定力,朝著率先部署SA架構網絡的方向勇敢前行,并為5G新業務探索出可行的商業模式。

也正如業界所呼吁的,“唯有敢于堅持SA方向,勇于探索真5G業務模式的通信運營商,才能在中國5G商用的進程中為自己的長期發展開辟新的空間,在中國5G商用的進程中提升和發揮其產業影響力,從而最終成為5G及后續移動通信技術發展的產業領袖!”。

因此,建議工信部作為通信行業的主管機關,以推進我國5G商用進程為目標,結合5G牌照發放,對運營商的5G網絡部署的技術路徑選擇給出嚴格的指導意見:

1.    對于技術和資金實力雄厚的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必須挑起5G SA全球首發的重擔,因此應當限制其在現階段做NSA的規模部署,而將精力專注于推進SA產業鏈的成熟培育和垂直行業應用的催化創新,以打造我國在5G通信技術和5G產業上的引領地位;

2.    對于運營商混合改革試點的中國聯通,考慮其資金狀況和4G用戶市場落后的現狀,可以同意其在5G網絡建設上先行先試NSA部署向國慶70周年獻禮,并進一步通過eMBB業務場景的5G先發優勢達到扶持弱勢運營商,促進我國通信運營市場長期平衡健康發展。

中國的5G商用和產業發展,需要整個通信行業保持定力,更需要通信運營商更多的擔當和勇氣!

本文(含圖片)為合作媒體授權創業邦轉載,不代表創業邦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如有任何疑問,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 APP
  • 公眾號
  • 微博
  • 知乎
中國創業者的信息平臺和服務平臺,幫助中國創業者實現創業夢想
創業邦公眾號,帶你隨時了解與創業有關的人、事、錢
邦哥自留地,輕松充電,秒知圈內事
創業邦知乎機構號,帶你以另一種方式了解世界
香港赛马会第56期图 后一计划软件 飞艇6码技巧 11选5顶级绝技 骰子猜大小赌博软件 大小彩票计划软件 玩北京pk10输钱经历 广东时时三星分析 什么公式计算快三大小单双 一笑一码期期准中一肖 六肖怎么才是中